姜齐贤和傅连暲同为“医务将军”, 为何一个授中将一个授少将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2-08-08 13:29 点击数:

1931年8月,蒋军蒋鼎文部第9师进犯江西苏区,红3军军长黄公略率部迎战,在泰和县境内的老营盘与敌遭遇。红3军以寡击众,一仗击溃敌军,歼敌3000余人,缴获枪支1000多枝。

蒋军第9师里有个新兵团,全团被红军集体俘虏。对于俘虏,按红军的一贯做法是愿意当红军的就留下,不想当的话就发路费回家。不过,红军队伍中严重缺乏专业技术人才,如果俘虏中有炮兵、重机枪手等技术兵种,红军是不会放你走的,即便觉悟低也要先留下,等以后慢慢改造。例如著名神炮手赵章成就是典型一例。

新兵团里有个叫姜齐贤的军医,毕业于湖南湘雅医学专门学校(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的前身,中国最早的西医医院之一),后到湘军当兵。条件简陋的红军急缺医务人员,这样的人才当然要留下来。姜齐贤被派到3军7师当军医,几个月后就当上了军医处处长,这样的提升速度是惊人的。

1932年初,漳州战役打响,这一仗由主席亲自指挥,在看望伤员时遇上了姜齐贤,听到姜一口地道的湖南话,一问是湘乡人,立即认了老乡。主席有识人不忘之能,从此记住了这位小他12岁的老乡。

姜齐贤救下的红军官兵不计其数,例如杨成武的命就是他救下的。红军突破湘江时,红4团奉命阻击湘军,团政委杨成武腿部中弹受重伤,原本是要寄放在当地老乡家里养伤的,是姜齐贤背着他走了几十里山路,让杨跟上了队伍。

杨成武

杨成武从阵地上被人救下来时,人已经昏迷。姜齐贤给他做了手术,还买了老母鸡和补药,最终让杨成武恢复健康。如果当时杨成武被留下,几乎可以说是有死无生,是姜齐贤把他从鬼门关里给抢了回来,因此杨一生都感念姜的救命之恩。

姜齐贤长征期间在红1军团卫生部,和主席有较多见面的机会。一次主席问他有没有加入组织?姜说,像他这样俘虏出身的人可能不够格。主席则说,我可以做你的介绍人。红军到达陕北后,姜齐贤加入了组织。主席一生不喜欢繁文缛节,极少给人祝寿,但对姜齐贤是个例外。姜母70寿辰时,主席和朱老总都题词祝寿,可见对姜是何等器重。

红军中的女卫生员

红军要发展,少不了要招兵买马。不过,在烟毒泛滥的旧中国,理想的兵源也并不好找。红军东征山西时扩红3000多人,但其中很多人有烟瘾。如果放在以前,这些兵红军是不要的,但眼下扩红实在不易,又不能不要。姜齐贤领导各级卫生人员开展戒烟活动,配置戒烟药物,严格戒烟纪律,在红军队伍中灭绝了烟毒,这在当时是极不容易的。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伤情一直未愈的总政主任王稼祥去苏联治病。王稼祥此去意义重大,总部极为重视,特意安排由总卫生部部长贺诚亲自陪同前往。贺诚一走,总卫生部部长的职务空缺。经主席提名,由姜齐贤任卫生部副部长、代部长、部长。

姜齐贤少将

红军在江西苏区时已经建立起了相对正规的医院,有一些基础医疗设备,但在长征过程中损失殆尽。到达陕北后,总卫生部的条件十分简陋,人员和设备都严重不足。姜齐贤重新整编部队的卫生机构组织,扩建卫生学校,招收学员进行集中培训。另外还创办了制药厂,自力更生生产药品和医疗设备,最终使红军的卫生工作达到并超过了江西苏区时的水平。这和人民炮兵在初创时期的“捡洋落”有相似之处。

白求恩卫生学校成立后,姜齐贤把卫生队伍中的骨干分子挑出来送去深造,这批专业技术人员学成后分配到各部队,成为技术骨干及各级师团卫生系统的领导。解放战争刚爆发时,晋察冀军区增加了20几所医院,病床达2万多张,这些医院的骨干医护人员几乎都是姜齐贤派到白求恩学校培养出来的。

晋察冀军区在张家口的医院

姜齐贤的女儿姜平继承父业,也是一名医生。抗战时期,八路军著名战将、独臂将军贺炳炎去延安疗伤,认识了姜平,二人志同道合,很快结成了革命伴侣。

贺炳炎全家合影

1955年授衔时,贺炳炎授予上将,姜齐贤授予少将,翁婿二人同时成为开国将军,一时传为佳话。除了他们之外,周士第上将和彭富九少将也是一对翁婿,同样令人称道。

在开国将帅中,姜齐贤和傅连暲、贺诚(1958年补授中将)都是我军卫生战线的代表,也都出自江西苏区。从资历和历史职务来看,傅连暲1933年正式参加红军,比姜齐贤晚两年,红军时期最高职务是总卫生处处长兼医院院长,是担任总卫生部部长的姜齐贤的下级。但授衔时傅连暲是中将,姜齐贤却是少将,这却是为何呢?

傅连暲虽说参加红军的时间较晚,但他早在长汀福音医院当院长时就参加了革命活动,收治了包括陈赓在内的南昌起义南下部队受伤人员多人。红4军进驻长汀时,他为红军种牛痘,避免天花传播,还为红军搜集了大量的情报。参加红军时,他把整个医院的全部家当都捐了出来。因此,傅连暲参加革命的资历要比姜齐贤早,贡献更为突出。

傅连暲

傅连暲作为红军总医院院长,直接负责首长的身体健康,经他治疗而康复的领导包括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刘伯承等,特别是治好了主席的恶性疟疾,被主席称作“红色华佗”。他在健全壮大卫生队伍方面同样贡献重大,在抗战及解放战争时期吸收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医疗人才。

解放后,姜齐贤自告奋勇去兽医局工作,但兽医局属于后勤部的二级机构,姜齐贤此举相当于自己降了一级。聂荣臻找姜齐贤谈话,姜表示心甘情愿。这样一来,姜齐贤成了兽医局局长,级别比卫生部副部长、总政卫生部副部长的傅连暲低了一级。综合资历、贡献、级别等多种因素,傅连暲授予中将,姜齐贤授予少将是合理的。

邓公曾说过,治好一百个伤员等于恢复了一个加强团。卫生兵的作用不仅是救治伤员,更有提振士气、激发官兵精神力量的作用。当初在抗日华北战场上,晋察冀的八路军中流行一句话:看见白求恩,打仗就放心。像傅连暲、姜齐贤这样的“医务将军”,虽没有金戈铁马的战场传奇,但他们的贡献和作用,是丝毫不亚于其他将军们的。

神彩争霸8平台,神彩争霸8官网,神彩争霸8网址,神彩争霸8下载,神彩争霸8app,神彩争霸8开户,神彩争霸8投注,神彩争霸8购彩,神彩争霸8注册,神彩争霸8登录,神彩争霸8邀请码,神彩争霸8技巧,神彩争霸8手机版,神彩争霸8靠谱吗,神彩争霸8走势图,神彩争霸8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神彩争霸8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